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读者文摘 > 人生 > 陈忠实的两个“理所当然”

陈忠实的两个“理所当然”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09-23 阅读: 2.97W 次

上世纪九十年代《白鹿原》出版后,陈忠实应人民文学出版社之邀参加作品研讨会,当他看到编辑们的工作条件很差时心里很不落忍,就毫不犹豫地拿出两万元稿费,“为改善编辑们的工作条件尽一点绵薄之力”。在当时,两万元可是一笔极大的数目,陈忠实却说:“虽然我也不是很富有,但我不能忘本,如果没有人民文学出版社这些编辑们的倾力提携,也不会有《白鹿原》的今天。”
  
  2012年5月,陈忠实又做出一个重大决定,自己出资数十万元,由人民文学出版社设立一个奖项,用于奖励在当代文学编辑工作中贡献突出的个人。面对偌大的数目,《白鹿原》的三位责编之一、《当代》原主编何启治建议,将该奖项命名为“陈忠实当代文学编辑奖”,陈忠实坚决不同意,执意将奖项名称定为“白鹿当代文学编辑奖”。2013年3月20日,第一届“白鹿当代文学编辑奖”举行颁奖仪式,已经很少参加会议的陈忠实专程亲赴北京出席了颁奖典礼,不但对《白鹿原》的另外两位责编——已故的高贤君,还有刘会军进行了表彰和奖励,并对编辑出版了其他好书的几十位编辑进行了奖励。
  
  颁奖典礼结束后,当问及设立“白鹿当代文学编辑奖”的原因时,陈忠实说:“设立这个奖项,就是表达我对文学编辑的一种敬重之情。民间有种说法,‘编辑都是替别人做嫁衣’,他们在背后充当默默无闻的角色,我是知道这其中的艰辛。好作品、好人才是靠编辑的双手捧着一颗热心推举出来的,文学编辑们不仅是扶我上文学马的人,甚至扶上马送一程、送一路的人。可以說,我的文学写作生涯一直都有文学编辑这个贵人相助。《白鹿原》的出版,得到了多位编辑为我费心劳神的付出,他们那样的付出就是为了一部作品的出现。人民文学出版社每年出版《白鹿原》给我的版税,已足以应对为这些优秀编辑颁奖所需要的金额,还能有些剩余。就我个人来说,够吃够穿够用就行,我就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  
  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管士光感叹道:“这种由作家出资奖励编辑的奖项,不是绝无仅有,也是闻所未闻。”这不仅对于贫瘠的陕西作家来说是一个感人的壮举,就是对全国其他富庶地区的作家来说也闻所未闻。
  
  曾向陈忠实约过稿的《光明文化周末·文荟》编辑韩小蕙感慨道:“当初打电话向忠实老师约稿时,我叫了一声‘忠实老师’,他迟疑了一下,用他那浓重的陕西腔反问:‘小蕙,你叫俄(我)啥?’我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了,期期艾艾地说:‘忠实老师,怎么了?’这回他听清了,马上说:‘呀,你咋能这样叫,可不敢呢!’由此让我感到,在忠实老师身上,集中了秦人最有代表性的优点:对自己,老实、本分、刻苦、舍命、少言多做、克勤克俭,苦一辈子都觉得是理所当然;对别人,忠厚、诚恳、平和、谦逊,永远先为别人着想,能帮一把就绝不推辞,奉献一辈子亦觉得是理所当然——这两个‘理所当然’,架起了‘陈忠实’这座巍巍高山!”

赞助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