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读者文摘 > 人生 > 烟火人间

烟火人间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11-18 阅读: 1.58W 次

有一幅俯拍的長图,看起来挺壮观的。
  
  一条狭长的巷子,灰暗陈旧,紧靠着两边斑驳的墙,简易的水泥板上,两溜儿排开的锅碗瓢盆、炉子、水桶……两排掌勺人的头顶,稍显密集。放大看,炉火正旺,铲勺挥舞,炖锅咕嘟咕嘟冒气。
  
  这不是厨艺比赛,也不是百家宴,是一对六旬夫妇操持的露天大厨房。地点,就在江西省肿瘤医院的近旁,烹饪者,均为病人或病人家属。
  
  并非刻意为之,多年前这对夫妇来此卖油条,早点时间过了,油条炸完,炉火仍旺,有人商量着借炉子炒菜。能用余火助人,夫妇俩爽快地点头。
  
  家有肿瘤患者,多半经济拮据,长期住院,自己做菜是最好的选择。口口相传,前来借火的人越来越多,一个油条炉哪里够。于是,夫妇俩干脆添置了十多套厨具和煤球炉,成了“共享厨房”,又称“抗癌厨房”。
  
  夫妻俩起先完全是免费做好事,为了维持下去,一道菜收五角钱,后来蜂窝煤烧得多了,电费房租都在涨价,便炒一个菜收一块钱,煲一个汤两块五,基本维持收支平衡。而夫妇俩仍然靠炸油条为生。
  
  从清晨五点到晚上八点,他们守着炉火,连过年也不熄火,非但不熄火,还免费。他们说,过年还在医院的,一定是最难的。
  
  另一对夫妇也是六十多岁,在武汉,卖的是豆腐脑。
  
  每天凌晨两点就起来忙碌,泡豆子、磨豆子、做豆腐脑……五点多钟,他们兵分两路,每人两桶,推着车子去各自的老地方。一辆推车,几个塑料凳,一个小摊位。
  
  味道醇厚的豆腐脑,可以传代。有位老主顾从前带着上小学的儿子天天来吃,现在又带着上幼儿园的孙子来了。而豆腐脑的价格近些年来一直都是一元钱一碗,连顾客都看不下去了。
  
  有位常年吃客,悄悄做好新招牌,价格都写好了——一元五角,挂起来就能用,可终究没用上。摊主说了不涨价,就不涨价。
  
  摊主年轻时曾因赌博而走投无路,1986年流落武汉,在街上捡到一张十元大钞。他用六元买了十斤黄豆,又用剩下的钱置办了桶、碗、瓢等器具,开始做豆浆和豆腐脑来卖。
  
  三年后,他还清了赌债,这豆腐脑一卖就是三十几年。他不能忘记初到武汉时方便他设摊、为他提供桌椅的小店老板,周边照顾他生意的居民……让他的人生走出了低谷。
  
  卖油条,卖豆腐脑,最小的营生,却做出了大境界。他们的体会相似,辛苦着,快乐着,幸福着,因为被需要,一天不做,都会让人牵挂。
  
  市井长卷,聚拢来是烟火,摊开来是人间。

赞助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