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读者文摘 > 人生 > 元旦是人生的台阶

元旦是人生的台阶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09-30 阅读: 2.82W 次

人生犹如攀登阶梯,活了多少年就等于走过多少个阶梯,而元旦这天就是跨越一个阶梯的标志。“人往高处走”,生命之始就开始向上攀登阶梯,当到达他力所能及的顶峰时,就开始下台阶,这犹如太阳东升,高至中天,然后就下滑到黄昏。所以人到了“日过午”的年龄,元旦的到来就有悲剧色彩了。
  
  小时候对元旦毫无印象也毫无兴趣。虽然嘴上称元旦为新年,但绝大多数的中国人还是重视旧历年,也就是春节。为此父母过春节,过元宵节,过端午节,过中秋节,但从来不过元旦。厚厚一本日历的第一张,印着红红的“1”字,却不被重视,我从小时候就有种说不出来的疑惑。然而在我心中,却牢牢地打上“元旦”这冰冷却烫人的两个字。因为就在那一年元月,我本来叫“马全理”的名字永远地消失,改成现今的“邓刚”。
  
  那是我二十岁那年发生的事,“军宣队”和“革委会”从城里往农村驱赶出身不好的家庭。本来计划是一月末动手,却在元旦这天开始了。为什么呢,因为有人提议,一月末是春节,过大年时往外驱赶,有点不太好,当时不敢说人性两个字,其实就是过年的时候把人从家里轰出来,不太有人性。然而元旦动手却毫无这种心理障碍。看起来那么残酷的革命,也对春节留有一丝温情,却不把元旦当回事儿。我父亲被打成“历史反革命”,当然我们家就在被驱赶之列。问题是,父亲已经被抓进监狱里,家里只有病弱的母亲和我们六个兄妹,我是老大才二十岁,最小的才七八岁,天寒地冻的日子被赶到更天寒地冻的贫困山区,我们全家必死无疑。于是全體兄妹惊天动地般哭号,说我们是紧跟出身贫农的母亲,决不跟反革命的父亲。革命派的人怒斥:“何以为证?”我们说我们兄妹不姓父亲的“马”,而姓母亲的“邓”,并当天晚上就自己动手改了户口本上的姓名。没想到一个同情我们的警察点头认可。这样,我们就躲过了一场灾难。
  
  父亲回来后,宽宏大度地说,如果有了孙子,一定姓马;如果是孙女,那就算了吧。从此,我也就稀里糊涂继而清清楚楚地叫邓刚了。但只要到了每年的元旦,我就会感到一种冰冷,同时感到一种火烫。但时间能冲淡和淹没一切,如今的元旦,我更多的思索是站在新台阶的边缘上,总结过去一年的得失。没想到这一总结,却大吃一惊。因为过去一年的每一天,我都觉得我在学习,我在看书,我在写作,我在干很多很多的事。可是到了元旦这一天,却感觉过去的一年是白过了,空空如也,没有一点点作为。我猛然悟出,在微观上无论多么兴奋,多么自豪,认定自己干了多么了不起的事业,都经不起宏观的推敲。从个人到群体,从国家到世界,你会感到历史的宏观结论是多么的严酷和公正。

赞助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