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读者文摘 > 社会 > 载入史册的一记耳光

载入史册的一记耳光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09-15 阅读: 7.95K 次

贝娅特·克拉斯菲尔德不会想到,她平生唯一的一记耳光,不仅成为德国反思二战的里程碑事件,她也因此受到广泛关注。
  
  1968年11月7日,在联邦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大会上,身为记者的贝亚特突然冲上讲台,用尽全力,打了西德时任总理格奥尔格·基辛格一记响亮的耳光,并大声呼喊:“纳粹!纳粹!必须辞职!”
  
 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正在侃侃而谈的基辛格猝不及防,一时不知所措,坐在第一排的警卫一拥而上抓住了贝娅特,虽然于当日就释放了她,但在第二年,当局却以“暴力袭击公职人员”为由逮捕了她,并判处一年监禁,不得保释。法庭上,她质问法官:“将一位纳粹总理强加给德国,是不是暴力?那才是真正的暴力!”在舆论的压力下,她最终在服刑四个月后被释放。
  
  当时为什么要给基辛格一记耳光,贝娅特说,这记耳光其实她是早有准备的。
  
  贝娅特于1939年出生于德国一个基督教家庭,父亲曾是德国纳粹的一名士兵。她小时候对纳粹没有什么概念,直到遇见丈夫,才开始了解那一段历史
  
  1960年,二十一岁的贝娅特在巴黎参加了一项德法青年交流计划,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塞尔日·克拉斯菲尔德。塞尔日是犹太人,出生于罗马尼亚,后跟父母迁往法国。八岁那年,塞尔日的父亲被党卫军逮捕,他和母亲、妹妹藏在家里一堵墙后面,才侥幸躲过一劫,而他的父亲最终死于奥斯维辛。
  
  尽管塞尔日一直没有忘记父亲的遭遇,但二战过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人们几乎闭口不提那段历史,上世纪五十年代,课本上完全没有那段历史,直到七十年代,在家里谈论纳粹依然是一种禁忌。
  
  丈夫一家曾经的遭遇,让贝娅特意识到:“德国必须对那段历史负责,而我自己也有责任和义务找出种族灭绝的真相!而曾为纳粹服务的许多人,不仅没有受到任何惩罚,反而还得到了挺高的职位,生活也非常优越,就像格奥尔格·基辛格,曾是纳粹德国外交部的广播局副局长,也是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的主要助手,这样一个名副其实的纳粹分子,竟然当上了联邦德国的总理,这让我十分愤怒,当时就发出了严正抗议。我认为,虽然我生活在法国,但我仍是德国的一员,我必须承担起历史责任。”
  
  贝娅特和丈夫详细研究了很多历史档案,后来她将抗议写成了一篇文章,发表在法国一家倾向于左派自由主义的报纸上。因为发表了这篇文章,她被所就职的工作机构辞退了。虽然有记者也把她的这篇文章发给德国许多议员,但这些人没有任何反应。德国国内当时公开抗议基辛格当选总理的只有君特·格拉斯和海因里希·伯尔两位作家,即便如此,贝娅特依然坚定一个信念:一定要将基辛格这个纳粹总理赶下台,将所有纳粹分子揪出并使之受到法律的制裁。
  
  贝娅特的这一记耳光和随之而来的入狱,在整个德国社会引起了震动,她在接受采访时慷慨激昂道:“我只是打了那个纳粹总理一记耳光,却要遭受坐牢的不公正待遇,而他犯了那么多的罪行,竟可以逍遥法外。我强烈呼吁,每一个有良知的德国人,到了该觉醒的时候了。如果让纳粹分子继续逍遥下去,历史的悲剧还会重演,德国的未来必将陷入一片混沌之中,这个国家的美好希望也将化为乌有!”
  
  经过她的不懈努力,终于迫使基辛格于1969年黯然下台,随之勃兰特担任联邦德国的新总理。1970年12月,勃兰特在华沙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献花圈后,突然自发下跪,为在纳粹德国侵略期间被杀害的死难者默哀。这一举动,意味着德国的解脱和重新开始。随后,对纳粹时期的历史反省也在德国扩散。
  
  貝娅特和丈夫把接下来的人生奉献给了追查纳粹分子的工作。他们先后前往波兰、奥地利、中东、南美洲,追踪大屠杀刽子手,把数十名纳粹战犯送上审判席。虽然无数次收到死亡的威胁,但丝毫动摇不了他们的信念。
  
  对纳粹分子近半个世纪的追查,让贝娅特和丈夫获得了巨大荣誉。1986年,他们的故事被拍摄成电影《追逐纳粹的人》,2012年,贝娅特被提名为德国总统候选人,还荣获法国军团勋章和象征至高荣誉的德国联邦十字勋章,2015年,夫妇俩合著的回忆录《记忆》出版。对此,贝娅特感慨道:“有人说,我的那一记耳光不仅载入了史册,也让我得到了巨大荣誉,也有人说,我已经功成名就,也应该歇歇了。但我认为,只要纳粹残余还存在一天,我就要斗争下去,直至我的生命终结。”  

赞助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