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读者文摘 > 社会 > 先手与缓手

先手与缓手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11-18 阅读: 1.23W 次

“阿尔法狗”和李世石下第一盘棋时,突然放弃中盘的缠斗,到左上角补了一手。演播室里坐着好几个九段棋手,他们愣了一下,说:“这一步不好,是大缓手。”大缓手的意思就是,该干的事你没干,跑去弄别的了。但那招缓手之后,“阿尔法狗”就开始全面进攻,李世石处处亏损。
  
  我高三时,背《论语》。一个学霸以为我是为了高考才背,因为有两分的文言文默写。他說,两分不一定出在《论语》上,不划算。到今天,高考的东西我全忘了,但《论语》还能用上。背《论语》这种事,对这个时代的任何人,在任何年龄来说,都是大缓手。
  
  我得益于《论语》的地方很多,就像得益于散步的地方很多。有人会说:“你不努力工作,一天多少时间浪费在闲逛上?绕着小区走一圈,再走一圈,那不是退休老太太干的事儿吗?”其实,我之所以能写出东西,很多思路是在闲逛时形成的。为什么很多人对着电脑一整天一个字都写不出来?因为他不知道对于生活来讲什么更重要,他应该出去散散步。散步不是大缓手,散步是先手。
  
  先手和缓手,在外行眼里是没有区别的。都是在一处战斗正激烈的时候,有人跑了。如果他跑对了,他就是高手,这一招就叫“下一盘大棋”;如果事后证明他跑错了,他就是草包。
  
  高手和庸人的区别就在于,高手能看到哪个地方更加重要,从而及时地腾出手来布上一颗子。如果你没有事先布子,在每一场具体的战斗中,肯定会渐渐落到别人后边。
  
  很多人舍不得眼前的战斗。战斗在哪里,他就认为哪里价值最大,腾不开手。他认为一腾开,就会变成缓手,吃亏了。于是永远被眼前的局面缠绕,一直很辛苦,又一直很被动。
  
  有个朋友本来是程序员,现在做管理和架构,不再写程序了。假如她做程序员时把90%的精力都放在写代码上,很有可能现在还是程序员。如果你不能为长期的转型做一些铺垫,就永远没有主动转型的机会,而被迫的转型,既辛苦又吃亏。
  
  所以,如果一个人拼命地干活,拼命地提升现在的手艺,而不能腾出手来在别的地方稍稍布局的话,就会活得越来越艰难,就会发现自己这行越来越不好干。这很正常:在局部缠斗下去,利益肯定越来越少。所以要懂得脱先。如果不懂脱先,就会发现,以前掌握的经验慢慢都不灵了,这个世界会越来越让人困惑。
  
  很多看着不变的手艺,细微处也有巨变。过年回家,我妈把我领到一个剃了几十年头的老师傅那儿去理发,说他理得最好,结果他给我理了个小虎队当年的发型,我一星期没敢出门。
  
  有人说,自己做内容,无论平台怎么换,总饿不着,这也看得不确切。就像写文章,不同时代、不同平台,文章也有不同的写法。小学时,老师教作文,段与段之间要换行,段首空两格。谁规定的?孔子这么排版吗?当然不是。这是约定俗成。这种约定有它的载体、时代和寿限。它的载体是纸张,兴盛于印刷出版业发达的时代。在手机屏上写文章,因为手机屏幕窄,一行装不了几个字,分段方式变为隔一行,顶首写。纸质书上,一段三五百字是正常。但今天,手机屏上,一段一句是正常,一段超过两百字,读起来太累了。没有人明文规定这些,但任何事情都有它的规律,摸索出这些规律,就是学问。
  
  人生很多事情都是这样。后来的局促只是因为先前没有布好局。太深地卷入当下的工作,而对长远的局势认不清。因为认不清,会把缓手当先手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,工作之后学英语。走在大街上,被培训机构发传单的拉住:“先生,需要学英语吗?”你一想,这半年正好有空,为什么不充充电呢?就把报名费交了。
  
  看起来是布局。其实不是。并不是离开目前的战斗,随便在空场摆个子就叫先手。先手是别人还没看出它的用意时,你就知道这一手将来必有大用。而很多人学英语只是因为不知道该干点什么。
  
  先手体现在驾驭空闲的能力上。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腾出手,知道腾出手来应该干什么。一个人刚毕业时,肯定没有多少空闲,但如果能够善加利用空闲,就可以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。
  
  有意义的事情不是指赚钱,也不是指学到什么技能,那些都是小细节,不是大局。大局是令自己有所改观,而且这种改观将影响到长期的道路。关键不在于你做什么,而是要搞清楚,做这件事情,在你生命中可能发挥的作用。

赞助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