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中国新传说 > 三个“奇怪”

三个“奇怪”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08-26 阅读: 2.96W 次

一天,天气炎热,有个达岗带着家丁从森林打猎归来,一路上找不到水喝,口渴得很难受。这时,家丁在奘房附近发现一个水塘,达岗就用竹筒舀水喝。这水有浓浓的酒香味,非常可口,他就饱饱地喝了个够。原来这是因为人们到奘房赕佛后,常把饭团丢在水塘里,饭团发酵变成酒,所以喝上去有酒香味。
  
  望着满塘清水,达岗产生了一个念头:把这塘水献给达洁,达洁一定会很高兴。回到宫廷,他就把装得满满的几竹筒水献给达洁,说:“尊贵的达洁,我虽然没有打到麂子,但给您带来了最大的喜讯——菩萨对我们特别关照,奘房旁边的清水已经变成了酒;我得到菩萨的指点,首先发现了这甘甜的酒泉;我还得到菩萨的派遣,把甜酒进献给您。”
  
  达洁接过竹筒猛喝一口,果然又香又甜,他心里高兴,一竹筒水立刻就喝完了。带着微微酒意,他捋捋胡须说道:“果然是菩萨显灵,要使我们的国家变得富足又强盛。你是菩萨的使臣,我一定加倍重用你。”
  
  达岗见达洁对他非常满意,就趁机说出他想了很久的一条毒计:“尊敬的达洁,别的国家都比我们强盛,是因为他们所有的达岗都很能干,而你的达岗们却很糟糕。要是把其他达岗都杀掉,把治理的担子放在我一人肩上,我们国家一定会比其他国家都富饶强大。”
  
  达洁听信了他的话,立刻下了命令:每晚派一个达岗到宫廷守夜。接连三个晚上,守夜的达岗都在熟睡的时候,被达洁亲手杀死,尸体被悄悄埋在早已挖好的坑里。
  
  三个达岗的接连失踪,让达岗们人心惶惶,他们聚在一起商量对策。有个达岗说:“我们的达洁怕是心变坏了,干脆把他杀掉算了,免得我们遭殃。”很多人赞成这个意见,只有一个老达岗表示反对。他说:“我们的达洁是好的,不能杀他。达洁的恩情,我们一辈子都不能忘。”他停了停,又说:“今天晚上,让我去试试,看看到底是什么魔鬼在作怪!”达岗们只好采纳了他的意见。
  
  老达岗回到家,想起前面三个达岗的失踪,料到这次守夜必定是凶多吉少,于是他叮嘱家里人:如何安排他的后事,娃娃们应该怎样做人等等。他家里有一个忠诚的男仆,见主人神情不正常,说出来的话很奇怪,连忙追问他出了什么事,老达岗只好把情况告诉了他。男仆听完,跪下来对主人说:“主人,今晚让我替你去守夜。请答应我吧,我自有办法应付!”老达岗起初不答应,在男仆的再三请求下,还是答应了。
  
  当晚,年轻的男仆找了一把锋利的尖刀藏在身上,就到宫里守夜去了。他不敢睡着,一直紧紧地握着尖刀,注意着四周的动静。半夜,达洁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,男仆便用洪亮的声音说道:“奇怪呀!”达洁见守夜的还没有睡着,只好回去了。
  
  隔了一个时辰,达洁又来了,他刚推开门,男仆又大声说道:“奇怪呀!”达洁只好又回去了。
  
  天快亮时,达洁又来了一回,刚要推门,便听到守夜房里传来喊声:“奇怪呀!”他只好又回去了。
  
  第二天早上,达洁召来了所有的达岗,气呼呼地问他们:“昨天是哪个来守夜的?”老达岗把实话告诉了他。达洁连忙派人去把男仆叫来,恶狠狠地问道:“你这奴才,昨晚你为什么要在守夜房里连说三次‘奇怪’?你要老老实实地回答。要不然,小心你的脑袋!”
  
  男仆面带微笑,从容答道:“因为我昨晚做了三个梦,产生了三个‘奇怪’,所以就说了三声‘奇怪’。”
  
  达洁问道:“第一个‘奇怪’是什么?”
  
  男仆说:“我奇怪每逢赶集日,不用哪个喊,四面八方的人都会聚拢来;赶完集了,不用哪個撵,人们就会自动散去。”
  
  达洁又问:“第二个‘奇怪’呢?”
  
  男仆说:“我奇怪旗子挂在旗杆上的时候,老远就瞧得见,被太阳照得红彤彤的,怪好看的;要是把它取下来,它就变成块普通的布,而旗杆没有了旗子,光秃秃的,很难看。”
  
  达洁的心被触动了一下,忙问:“那么,第三个‘奇怪’又是什么呢?”
  
  男仆清了清嗓子,慢条斯理地说:“我奇怪大青树枝繁叶茂的时候,像个圆圆的大屋顶立在路边,很好看,人们也喜欢在下面乘凉,并把它当作神树;可要是把树枝砍掉,它就变成光秃秃的树桩,不仅难看,也无法乘凉。”他用锐利的眼光盯着达洁:“而且,人们也不再把它当作神树,经过风吹日晒,它的根就会腐烂,树干就会枯朽,只能当柴烧。”
  
  达洁的心被深深触动了,他终于明白自己听信了坏人的谗言,错杀了忠诚于自己的达岗。达洁当即下令,撤销那个打猎的达岗的职务,将他永远逐出宫廷。
  
  在所有达岗的怒目注视下,那个打猎的达岗像一条丧家犬,灰溜溜地离开了宫廷。  

赞助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