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中国新传说 > 泥鳅也疯狂

泥鳅也疯狂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09-27 阅读: 2.88W 次

鲁大库是个“厨艺发烧友”,满脑子都是煎炒烹炸。这天,朋友小猴精请他吃饭,亲自下厨烧了一桌美味,其中有一道菜很别致,是豆腐炖泥鳅,泥鳅都钻进了豆腐里,黑白相间,鲜香扑鼻。
  
  小猴精得意扬扬地说:“这叫‘乌龙钻白玉’,活泥鳅和豆腐一起下进凉汤锅里,慢慢加热,当泥鳅感到无法忍受时,就都钻进了豆腐里,之后再慢火煨炖。说起来简单,操作时却极其讲究,火候拿捏必须精准到位,网上很多人直播做这道菜都没有成功!”
  
  鲁大库听了,嗤之以鼻:“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就是泥鳅钻豆腐吗?难不倒我!”平时两个人就喜欢较劲,今天又为一道菜杠上了,约定一周后见分晓。
  
  当天回到家,鲁大库就动手试做。他按小猴精说的,把活泥鳅和豆腐一起下进凉汤锅里,为了亲眼目睹“乌龙钻白玉”的壮举,他故意把锅敞开着。开始,泥鳅在锅里悠闲地游动着,可随着温度的升高,泥鳅开始躁动起来,随即疯狂跳跃,汤水四溅,局面完全失控,等他找来锅盖“镇压”时,泥鳅已经集体大逃亡,锅里只剩下孤零零的“白玉”。
  
  接下来,鲁大库吸取教训,先把锅盖严实,当他断定“乌龙钻白玉”已经完成后,再掀开锅盖,却见“乌龙”都横七竖八地躺在“白玉”四周,“玉体”完好无损。
  
  这可咋办?鲁大库绞尽脑汁想了个办法,事先在豆腐上用筷子扎了一个个孔眼,为“乌龙钻白玉”创造有利条件,但结果还是令人失望,“乌龙”至死不肯钻“白玉”。
  
  眼看约定的时间快到了,鲁大库还没有想出一个可行的方案,不禁心急如焚。
  
  这天,鲁大库又来到农贸市场,以前为了便宜,他买的都是比较瘦小的泥鳅,今天他要挑选大一点的泥鳅再试试。他走了好几个摊位,终于找到了理想的大泥鳅,条条健壮肥硕,灵活异常。他拿着网兜,一条一条地捕捞,泥鳅机警狡猾,玩出各种姿态拒捕,每捕捞上一条,他都要使出不少手段。旁边有个四五岁的小男孩,看鲁大库抓泥鳅的滑稽样子,不禁乐得手舞足蹈。
  
  就在这时,一个胖女人匆匆走过来说:“别玩了,快跟奶奶走。”说着,她蹲下身想抱小男孩,谁知,肥厚的肩膀正好撞在了鲁大库装泥鳅的塑料袋上,几条“身手不凡”的泥鳅借势从塑料袋里逃窜出来,转眼消失在胖女人宽松的领口里。那胖女人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:“哎呀妈呀!什么玩意儿,冰凉凉滑溜溜的?”
  
  话音刚落,两条“流氓”泥鳅从胖女人的内衣里掉落在地上,活蹦乱跳,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,周围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。鲁大库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一个劲地向胖女人赔不是,可胖女人却不依不饶,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。正闹得不可开交时,胖女人突然发现小男孩不见了,立马住了口,推开人群去找孩子了。
  
  鲁大库把地上的泥鳅抓进了塑料袋,突然感觉肚子有些饿,就向市场旁边的一家冷面馆走去。一路上,他手里的泥鳅仍然不安分,千方百计地想要伺机逃跑,有几条勇猛的家伙竟然爬到了袋口,鲁大库手忙脚乱地把它们塞回去,却没发现有一条成了“漏网之鱼”,眨眼间蹿进了冷面馆。
  
  冷面馆里清一色小地桌小板凳,吃面的人就像蹲在地上一样,生意却出奇地好,十几张桌子都坐满了人,“吸溜吸溜”吃面的声音不绝于耳。鲁大库绕了一圈才发现了一个空位,正要走过去,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喊道:“天哪,我的碗里咋有一条泥鳅?还是活的!老板你过来,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喊话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妈,顿时让面馆里的所有人都停住了筷子,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射过去。老板急忙跑到她跟前,果然在冷面碗里发现了一条摇头摆尾的泥鳅,觉得十分蹊跷: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我家只卖冷面,从来不卖泥鳅啊。”
  
  老大妈嚷嚷道:“什么怎么回事?分明是卫生条件不合格,脏乱差,我要去投诉你!”
  
  老板急了:“别别别,先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说,肯定是谁把泥鳅掉在你碗里了,刚才有个小伙子拎着一袋泥鳅从你身边走过去,说不定是从他袋子里钻出来的,你看,他就在那儿呢……”
  
  鲁大库知道那老板指的是自己,有点气恼,正要解释,却见那老大妈惊慌失措地喊了起来:“我孙子呢?谁看见我孙子了?”
  
  有个顾客说:“刚才有个胖女人把小孩抱走了。”
  
  听说孩子被人抱走了,老大妈更急了,早把“投诉”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,扔下筷子朝外面跑去,边跑边喊孙子。鲁大库突然想起来,刚才那个胖女人抱着小男孩,從他跟前匆匆走过,他想了想前后发生的蹊跷事,什么都明白了,顿时义愤填膺,也赶紧出了面馆。转过一个胡同,远远看到那个胖女人抱着孩子正往一辆面包车跟前跑,他飞奔过去,要把孩子解救回来,没想到一个黑大汉挡住了他,拿着明晃晃的刀子说:“管什么闲事,再不知好歹我整死你!”
  
  在这个节骨眼上,鲁大库不知从哪来了一股不信邪的劲,他毫无惧色,推开黑大汉又要去追,黑大汉举刀向他刺来,他挥舞手里的东西和黑大汉打斗起来,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装泥鳅的塑料袋被刀划开了,一袋滑溜溜的泥鳅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,先是摔在了那人脸上,随后掉到了地上。那些健壮的泥鳅好像也被激怒了似的,在黑大汉脚下疯狂地蠕动和跳跃,黑大汉一不留神踩在了泥鳅上,身体失去了平衡,“扑通”一声摔了个狗啃泥。鲁大库趁机追上了胖女人,夺过了小男孩。这时他才发现,自己的肚皮被刀划开了一条口子,血不住地往外流,把衣服全染红了。
  
  很快,几个歹徒被扭送进公安局,经审讯,这是一个拐卖儿童的团伙。
  
  原来,老大妈带着孙子去买菜,小男孩十分贪玩,不怕生人,总是跑来跑去,老大妈耳背眼花,行动迟缓,这伙人就盯上这祖孙俩了。
  
  原本在泥鳅摊位前,胖女人正准备下手,却意外被“流氓”泥鳅搅了局,之后胖女人又在冷面馆里耍了个小把戏,捡来鲁大库的泥鳅,趁人不备扔进老大妈的面碗里,目的就是转移老人以及众人的注意力,趁机把小男孩抱走。
  
  鲁大库被送进了医院,小男孩一家人特别感激他,纷纷来医院看望他。
  
  让鲁大库颇为意外的是,小猴精竟然也在其中。
  
  “鲁大库,怎么是你?”
  
  “小猴精,你是……”
  
  “我是那个孩子的舅舅,多亏了你啊,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,谢谢你,大库!”
  
  “算了吧,还是谢你自己吧,要不是你那该死的‘乌龙钻白玉’,我能一回回地去买泥鳅吗?说来也怪,我绞尽脑汁费尽周折,‘乌龙’怎么就是不钻‘白玉’呢?”
  
  小猴精一听,忍不住哈哈大笑道:“那全是我编的故事,没影儿的事。泥鳅在锅里,温度一升高,它自然挣扎蹦跳,根本就不会往豆腐里钻,你上当了。”
  
  鲁大库傻眼了:“那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  
  小猴精神秘地说:“看在你救了我小外甥的分上,我就把我的独门绝技传授给你——先把泥鳅冷冻成‘棍’,然后一根一根插进豆腐里,之后再煨炖,就这么简单。”
  
  鲁大库听完,愣了愣,也跟着笑起来。

赞助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