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青年文摘 > 成长 > 姆妈,我要读书

姆妈,我要读书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10-02 阅读: 3.94K 次

1970年12月10日,我与众多同学一起在杭州江城中学操场坐上大客车,颠颠簸簸地驰往浙北的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九团。我们到达的连队驻地,是安吉县一个叫鄣吴镇(国画大师吴昌硕的故乡)附近的小山沟,它就是我首個落脚的五营二十九连。从此,我们这批知识青年从天南海北聚集在一起,开始了长达七八年的艰苦岁月。
  
  我们这些“知识青年”,其实没多少知识,充其量是文化“半成品”。兵团,是我们跨入社会的第一步,是我们人生经历的第一站。但一进兵团却大失所望,兵团实为“冰团”,理想变成梦想,希望成为迷茫。还好,我们肚里明白“树靠人修,人靠自修”。读书学习,对于一个人的立身立业至关重要。
  
  我从小很想读书,记得九岁那年,家里因兄弟姐妹多,而父亲的月工资仅四十五元,供养九口之家极为不易,难以让逐渐长大的双胞胎的我与兄上学。看着同龄的孩童一个个背起书包进校读书,我急了。有天我贴着门板向母亲大声哭喊:“姆妈,我要读书!”父母为此心动。
  
  次年,我十岁进入杭州秋涛路小学。我对读书是用心用功的,几乎门门功课名列前茅,五年级就当了少先队大队长。1966年我小学毕业,正遇上那个“十年浩劫”,没能接着读初中。1968年“复课闹革命”后,我被“江城中学”录取。但仍因家境困难,只是在学校卯簿上挂了个名,未能坐在课堂学习。我虽以初中毕业学历进兵团,但肚中墨水天晓得。
  
  年轻人最怕生活的单调乏味,我们在兵团几年,劳动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文化休闲生活。兵团的环境太不如人意,连队不管战士学习。兵团战士要想自学点文化,是非常奢侈之事。因为没有给你创造学习的必要条件,特别是开始几年,哪怕是一张报纸、一本图书、一张桌子都没有。
  
  除了要你好好劳动和听念那些空泛的“政治训导”,你只能打“呆果儿”,要么就是打老K、吹牛皮来消磨打发日子。但这不足以阻碍有志者,如果你自己想办法学习,只要参加了规定的劳动又不违反纪律和制度,连队也不来制止你。
  
  我的理念是,在兵团挣一点小工资(兵团七年,月工资平均仅二十元左右)。八小时劳动是生活的必要,其它空余时间须放在自学上。我在连队里当文书,不管参加什么劳动,都是很认真卖力的,从不偷懒蒙混、半途而废。劳动(常常一天十多小时)之余,我利用晚上时间,每天坚持二三小时的学习。自己从实地、实际和实用出发,一是从辞典上认字学文,二是通过读报学创作,三是多写杂文、多投稿。  

赞助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