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青年文摘 > 成长 > 世界上最孤独的树

世界上最孤独的树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11-10 阅读: 2W 次

1895年的一天,植物学家约翰·梅德利·伍德在非洲南部的诺耶森林散步。他漫不经心地路过一棵棵大树和小草。他对这些草木兴趣不大,他更专注于那些稀有的植物。收集稀有植物,是他的职业,也是他的生活
  
  一个陡峭的斜坡上,一棵与众不同的植物闯进了伍德的眼帘。清晨的霞光里,那粗壮的树干透出一种力量。伍德来到树的身边,深情注目,细细抚摸。
  
  这棵稀有的树,伍德从来没有见过。他像是一个在茫茫大海上发现新大陆的航行者,兴奋极了。当时,他就拔下了这棵树周围的几株嫩芽,并将其中一株寄往了伦敦——他要弄清这棵奇树的前世今生。
  
  最后确认,这是一棵铁树,是苏铁家族的一员。它是当时世界上从来没有人见过的铁树的一种。随后,这棵树就以发现者伍德的名字命名,称为伍德苏铁。
  
  伍德蘇铁,这种古老且原始的裸子植物,从远古的恐龙时代走来。最早的苏铁类化石记录可追溯到2。8亿年前的二叠纪。那时苏铁曾经繁盛一时,每三种植物中就有一种属于苏铁家族,它与恐龙一起称霸地球。所以,我们才会看到,现代的恐龙艺术想象图和复原图的背景,就有苏铁。甚至可以说,画恐龙不画苏铁也是一种不完美。
  
  伍德想,既然能发现一株,会不会还有其他的同类?他开始“贪心”地寻找伍德苏铁的同伴。
  
  但万万想不到的是,他搜遍了整个南非,用一生去寻找它的同伴,这棵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树,都没发现另一棵。直到现在,它依然孤独。
  
  以“全世界最孤独”为名片的这一种(棵)树,得到了人类特殊的关注。伍德苏铁是雌雄异株的植物,这也意味着它们都需要另一半来传宗接代。而这棵仅存于世上的伍德苏铁,是雄性。
  
  科学家、植物学家们急切地想为它寻找伴侣,繁衍后代。
  
  在环境适宜的条件下,苏铁雄株在每年的固定季节都会开出鲜艳的橙黄色圆柱形“雄球花”,长达20~40厘米,也叫小孢子叶球。而雌株长出的“雌球花”则叫大孢子叶球,形状更像一个球。
  
  在野外,那些喜欢苏铁树花粉的昆虫,也会做个顺水人情帮忙传授花粉。只是这株伍德苏铁无论开多少次花、产多少花粉,它送出去的情书永远都不会收到回信,也无法形成种子。
  
  在伍德最初发现伍德苏铁时,这棵树看上去是数量可观的四株。但事实上,这四株其实是同一棵,均属于主树的克隆体。这是苏铁树营养繁殖的一种,以分蘖的方式向四周分出新芽。那些分离后形成的新植株,它们的基因与母株几乎一模一样,属于无性繁殖。现今在全球范围内,虽然已有超过500棵伍德苏铁,数量不算少,但这些植株是同一棵雄树的克隆体。
  
  怎么办?科学家终于有了破局的办法,帮它跨种找伴侣。
  
  在非洲,伍德苏铁还有一种亲缘较近的铁树,名为内尔塔苏铁。伍德苏铁与内尔塔苏铁杂交后,便可获得大量的雌性后代。而杂交所得的雌性后代,将会与唯一的伍德苏铁雄株杂交。之后重复上面的操作不断地“回交育种”,理论上我们获得的雌株将会无限接近于原始物种。
  
  事实上,这也是个极其漫长的过程。毕竟要完成一代苏铁的传宗接代,就需要十几年的时间。据估算,要完成五代的杂交,至少要75年。
  
  不过于拥有2。8亿年生命力的伍德苏铁而言,75年只是一瞬间。我们相信,连恐龙灭绝时代都能度过的伍德苏铁,一定能在人类的帮助下,再一次绝处逢生。让我们为伍德苏铁祈祷吧!

赞助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