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青年文摘 > 成长 > 十一岁女孩的最后一节课

十一岁女孩的最后一节课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09-15 阅读: 2.79W 次

6月17日,缪可馨(后文称为缪缪)的遗体在常州市金坛区殡仪馆火化了。
  
  出事的日子是6月4日,繆缪刚在此前的期中考试里考了语文第一名,她在这一天穿上了妈妈奖励给她的藕粉色连衣裙,像个小公主一样去了学校,却在下午语文课结束后从四楼的栏杆翻出后坠楼,抢救无效身亡。
  
  红包与耳光
  
  一向活泼开朗的缪缪为什么会跳楼?最初引起舆论关注的,是缪缪在那堂语文课上修改的作文,她写的是关于《大圣三打白骨精》的读后感:“这篇故事告诉我们:不要被表面的样子,虚情假意伪善的一面所蒙骗。在如今的社会里,有人表面看着善良,可内心却是阴暗的。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,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。”
  
  语文老师兼班主任袁灯美在这段文字上方批注:“传递正能量。”除此之外,全文中还有大篇幅用红笔勾画删除的痕迹。
  
  在6月14日袁灯美向警方陈述事件的说明中,她称,在看到缪缪的作文后,她认为文中缺乏具体的事例,便要求缪缪添加事例,并且在旁边写下批注,要孩子尽量传递正能量。她说,当缪缪第二次将作文拿去批阅时,“她本子上所打的红叉、划的波浪线、划的横线,全是她自己的修改符号。”
  
  究竟是谁的笔记,目前尚无证据。但缪缪的父母还记得,2019年10月份,袁灯美老师曾经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扇过缪缪耳光。对于这件事,袁灯美没有否认,“那一段时间,缪可馨上课一直心不在焉,成绩极速下滑而且作业书写字迹马虎……老师评讲以后错题还没订正,一时心急,就打了她一个耳光。”来自缪缪家人的说法则是,孩子当时被扇耳光乃因为感冒后在上课时擦鼻涕。
  
  那时候,缪缪的爸爸妈妈考虑过让孩子转校,但学校没有同意。为了护缪缪周全,她的爸爸妈妈偶尔也会向袁灯美老师发红包。据缪缪的小姨提供的转账截图,从2018年至2020年,袁灯美老师曾先后四次通过微信转账收取缪缪父母的红包,共计两千五百元。
  
  那些“活着的缪缪”
  
  网络上,有多名自称袁灯美的学生,发声指责袁灯美师风不正。
  
  2003年8月以前,袁灯美在金坛市薛埠镇中心小学任教。在那里,袁老师会揪着女生的辫子往人家脸上抽巴掌。晨会的时候,气氛总是很紧张,袁老师批斗女同学,会用方言骂她“苕婆(八婆)”
  
  2005年,在河滨小学,袁灯美老师那时的学生冯泓玮和缪缪一样,只有十一岁。他记得,袁灯美老师除了会抽巴掌、往学生脸上扔书之外,如果学生做错了题,她还会让小孩拎自己的眼皮。站在讲台前,要用食指和大拇指捻住上眼皮,用力向上拎,如果自己拎不好,袁老师就会冲过来自己动手。她会质问:“哪个眼睛看错了?这个题目怎么做出来这个样子?”他还被脱裤子打过屁股,用来打他的是黄色的木头尺子,一米长。
  
  有网友指责缪缪作文抄袭、心理脆弱,一位曾被袁灯美体罚过的2009届学生在为缪缪发声时写道:“缪缪是坠亡的我,我是活着的缪缪。”专业从事儿童心理健康咨询和儿童心理教育的龙雨分析认为,“一个十一岁马上步入青春期的孩子,无论是基于个体的发育特点(研究表明青春期的孩子更容易感受到负面事件带来的情绪体验),还是因为一些学业、社交压力(其中包括同学、老师甚至父母),如果处理不当,可能使个体呈现出焦虑的心理状态。这个孩子这种低落的心理状态应该是持续了一段时间。如果我们善于观察有保护孩子心理健康的意识,就一定能发现一些痕迹。

赞助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