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智慧人生 > 人生感悟 > 人生适意最难得

人生适意最难得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06-28 阅读: 5.69K 次

每个人都有对桃花源的想象,在城市里待得久了,便想有朝一日到乡村独居,一堆书、笔墨纸砚、一颗煮茶的心,坐拥一窗明月。
  
  几年前,画家冬子便远离城市喧嚣,到终南山租了一所别人废弃的宅子,然后自己动手,拆房、搬砖、挖地基、刷墙、铺地,打造出自己的小院,建起一片桃花源。他从翻地到埋下种子、菜苗,到种子发芽、成活,到结出果实,再到一声鸟啼、一场雨、一个有虫鸣的夏夜,心境已得适意。
  
  冬子的父亲上山去看他,一到院子就放声大哭,说没想到冬子的生活如此艰苦。冬子说,我想要的东西都能轻易得到,那么我就是富有的。富在我此刻坐拥终南山,富在阳光照在我身上;富在我有电影、音乐、书,有宣纸、毛笔、油画框;有鸡有鹅,有貓有狗;有山有云有风有太阳,有吃有喝有余粮。我想要的一切,我都有。我不想要的都和我无关。
  
  人生的适意是遵从内心的热情,会知道什么时候够了,能伸手去挡住,说我不要了,也会知道成为更好的自己。这种境界并不太易得,也是因此,特别喜欢王维在《归嵩山作》中,将闲适之趣、淡泊之味充溢于字里行间,恬淡美好的生活态度
  
  张翰是西晋名士,曾在洛阳做齐王司马囧的东曹掾。某一日,他忽然想到此时正是家乡吃莼羹和鲈鱼脍的季节,便说出一句名言:“人生贵得适意尔,安能羁宦千里以要名爵!”张翰想到就做到,马上辞官回家,高高兴兴地享受家乡的美食去了。张翰正是遵从了内心的热情,吃不到自己喜欢的风味菜就不适意,既然如此,还要那些名爵有什么用呢?这便是他渴求的存在方式。
  
  “汉语拼音之父”周有光是世界知名的语言学家,却住在一所年久失修的小洋房里。他写《新陋室铭》自嘲:“房间阴暗,更显得窗子明亮。书桌不平,要怪我伏案太勤。门槛破烂,偏多不速之客。地板跳舞,欢迎老友来临。卧室就是厨室,饮食方便。书橱兼作菜橱,菜有书香。喜听邻居的收音机送来音乐,爱看素不相识的朋友寄来文章。使尽吃奶气力,挤上电车,借此锻炼筋骨。为打公用电话,出门半里,顺便散步观光。”房子不大,但周有光说:“心宽室自大,室小心乃宽。”无论何时何地、何苦何难,周有光总能遵从内心的热情,给自己找到快乐的理由。
  
  曾有人问冬子,你的院子在哪里,我要搬去终南山和你做邻居。可是,人生的适意难道是缺少一处终南山吗?其实不然。人生的适意不一定要到深山大泽里去寻求,只要你喜欢,它就会进入你的视线,你身在嘈杂,它会喊你,它会叫你。
  
  人生适意最难得,难在你能遵从内心的热情,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,难在你能离开俗世里的舍不得与放不下。当一个人有了适意之心,即便在陋室简巷里,都可以感觉到空灵悠逸的境界,或者也能闲笔写下几个字:时光赠我白云一朵,我赠自己满心欢喜。

赞助商